烈日下的铁路青年踏“热浪”为列车“穿针引线”

  中新网南昌8月19日电 题:烈日下的铁路青年踏“热浪”为列车“穿针引线”

  作者 袁汝晶 沈涛

  烈日当空,热浪灼人,骄阳下的钢轨闪着白光。在南昌铁路向塘西车站调车场上,铁皮车体反射着热量,钢轨轨面最高温度早已超过了50度。该车站的调车员雷文鑫头戴遮阳帽、长袖长裤行走在升腾翻滚的热浪中。

烈日下的铁路青年踏“热浪”为列车“穿针引线”
因为作业的需要,有时候整个人常常“挂”在车厢外,顶着太阳随车行进。 沈涛 摄

  从早上8点开始,雷文鑫便马不停蹄为一节节货运车厢分门别类“穿针引线”。因为作业的需要,有时候整个人常常“挂”在车厢外,顶着太阳随车行进。一上午的时间,他的工作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从最初受不了调车作业的工作强度,到随后逐渐熟练掌握工作要领并总结出自己的经验方法。如今的雷文鑫已经是调车作业方面的“老人”了,口笛、信号旗、无线调车灯、对讲呼叫设备……说起调车,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个二十六岁的年轻人顿时来了劲。

烈日下的铁路青年踏“热浪”为列车“穿针引线”
豆大的汗珠从雷文鑫的脑门上顺着脸颊往下淌,他像只灵巧的燕子,来回穿梭在车体间。 沈涛 摄

  “铁路调车员的工作中还细分了很多岗位,我是制动员,在列车解体时,负责将列车车钩摘开,好让不同方向的列车可以编组到不同的轨道中。”雷文鑫越说越来劲。

  为了确保列车连接完整,在列车推送编组的过程中,整个人需要“挂”在车辆前端,“这个时候,我就是司机的‘眼睛’,要时时刻刻仔细观察,并根据车辆距离远近,通过无线电向司机发出减速和停车的指令。”

烈日下的铁路青年踏“热浪”为列车“穿针引线”
雷文鑫走在两列火车中间,就好比在密不透风的“铁胡同”穿行。 沈涛 摄

  “在开阔的调车场上,走在两列火车中间是最难受的,就好比在密不透风的“铁胡同”穿行。”调车第一件事就是车辆编排,如何连接?怎么加挂?全是精细手艺活。豆大的汗珠从雷文鑫的脑门上顺着脸颊往下淌,他像只灵巧的燕子,来回穿梭在车体间。

  多年的高温“洗礼”让雷文鑫在工作中摸索出了防护小窍门:防护服全副武装,多戴一副手套。“越是炎热,越要把自己捂得更严实。”雷文鑫说,室外温度高,直接与铁皮接触特别容易烫伤,尤其是调车作业牵出或推进的时候,爬着车梯来回上下,穿戴多些,隔热效果就好点儿。(完)

【编辑:李玉素】

文章标题: 烈日下的铁路青年踏“热浪”为列车“穿针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