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宣布哈里斯为竞选搭档,特朗普:哈里斯令人厌恶

  拜登宣布哈里斯为其竞选搭档,特朗普:哈里斯令人厌恶

  【环球时报记者 林日 陈欣】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做出竞选活动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当地时间11日,他宣布现年55岁的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为自己的竞选搭档。美媒评论称,这是一个“既创造历史、又很安全”的决定:身为牙买加和印度移民的后代,哈里斯是首名由主要政党推选的非裔女性以及印裔副总统候选人,如果拜登在11月胜选,她将成为美国第一位女副总统。对于目前正对种族主义问题进行反思的美国社会来说,拜登的选择十分应景。民主党人齐齐发声称赞哈里斯,共和党人则不愿浪费一丁点时间,立刻群起而攻之,给她贴上“激进自由派”等标签,特朗普使用他攻击女性对手最爱用的词汇之一来评价哈里斯:令人厌恶。美国大选的四名主角悉数登场,在今后80多天,他们将就一系列内政外交政策展开唇枪舌剑,其中,中国是绕不开的一大话题。为分散对自己抗疫不力的关注,特朗普一直将矛头对准中国,国际媒体对此已习以为常。11日,他又发表“我输了美国人就要都去学汉语”的惊人言论。对于在大选背景下恶化的中美关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1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能只看眼前,要看长远,跳出当前选举政治,走出情绪化思维,回归理性务实。

  当地时间11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宣布,他的竞选搭档是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图为二人今年3月出席竞选集会时的资料图。

  共和党人火力全开

  当地时间11日,拜登在社交媒体上“非常荣幸地”宣布,哈里斯成为他的竞选搭档,并称赞她“是一位为小人物而战的无畏战士,也是这个国家最优秀的公职人员之一”。在发给支持者的邮件中,拜登将这一决定称为“大新闻”,并说“和你们一起,我们将打败特朗普”。哈里斯随即也表示“荣幸”,并肯定拜登团结美国公众的努力。

  《纽约时报》称,哈里斯的个人经历令民主党人感到振奋。即使是在政治多元化的加利福尼亚州这个大熔炉里,她依然与众不同,母亲是印度裔美国人,父亲来自牙买加,本人在加州奥克兰和伯克利长大。2010年,哈里斯成为加州首位女性以及首位非裔总检察长;2016年,她当选联邦参议员,成为美国第一位印度裔、第二位非裔女性参议员。在她之前,来自主要政党的女副总统候选人只有两位,包括1984年民主党推选的费拉罗和2008年共和党推选的佩林。哈里斯去年退出初选后,许多民主党人都认为,她将来一定会再次瞄准白宫。

  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11日说,哈里斯是“顽强、具有开拓精神的领袖”,盛赞她是竞选中的“伟大伙伴”,“我相信,拜登-哈里斯将会是一张成功的选票”。民主党籍女议员戴明思表示,看到非裔女性首次登上选票,“再次坚定了我的信念:在美国,总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每个人成功,无论他们是谁,来自哪里”。

  民主党人统一战线表达对哈里斯的支持,而共和党人的抨击来得迅速又激烈。据美国《国会山报》11日报道,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当天称,哈里斯任旧金山检察官和加州总检察长期间,利用权力达到政治目的,她的攻击对象是保守的非营利组织、能源公司,而不是暴力团伙成员或非法移民犯罪分子,“现在,她想把美国变成旧金山”。美国《华尔街日报》称,哈里斯此前经常不起诉过度使用武力的警官引发争议,她也曾不支持要求警察佩戴执法记录仪的立法。

  《国会山报》说,麦卡锡露骨地攻击拜登的年龄,称哈里斯是“事实上的”总统参选人。特朗普的长子也说,她将是拜登政府中的“影子总统”。英国广播公司等外媒认为,拜登选择竞选搭档有几分“选储”意味。如果他胜选,将以78岁的年龄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年长的总统,很少有人认为,他会寻求第二任期。届时,角逐2024年大选的重任将放到副总统身上。

  哈里斯成为拜登副手的消息公布后,特朗普立刻火力全开,在其发布的视频中,他的竞选团队形容哈里斯是激进左派,称她是“骗子”。《纽约时报》说,在晚些时候的记者会上,特朗普攻击哈里斯是“参议院里最卑鄙、最可怕、最不敬的人”,说她在初选期间对拜登“非常不尊重”,四次用“令人厌恶”来评价哈里斯。

  拜登的“点睛之笔”?

  根据美国RealClear Politics网站统计的民调平均数据,拜登目前在全美范围内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大约7%。有分析认为,作为务实的温和派人士,哈里斯是民主党当权者的可靠盟友,其灵活的政策倾向在很大程度上与拜登的一致。她的支持者认为,拜登能因此增加对非裔和女性选民的吸引力。

  “哈里斯代表未来,所以彭斯很可能成为历史。”《纽约时报》12日的专栏文章称,与脸颊同头发一样苍白、笑容僵硬的彭斯相比,哈里斯更年轻、富有活力,她代表着断断续续朝着平等方向前进的美国。在竞选活动中,拜登将自己定义为与特朗普相反的人——在如何看待和珍视美国的问题上,他是特朗普的解药。对竞选副手的选择是点睛之笔,哈里斯凸显特朗普分裂政治和拜登包容政治之间的区别。

  《华盛顿邮报》说,哈里斯在竞选活动中更为活跃、积极,但有时表现不太稳定。而且,她能在选举地图上对拜登及民主党有多大帮助仍然是个未知数。她从未在南卡罗来纳、内华达等种族较多样的州获得大力支持。

  许多政治观察人士认为,哈里斯和拜登的关系令人担忧,这也是共和党人攻击的一个方面。在去年初选辩论中,哈里斯批评拜登曾经反对通过“校车政策”促进公立学校种族融合,《纽约时报》称,那可能是整个初选活动中最有力、令人最难忘的攻击场景。她当时说,听到拜登积极谈论与主张种族隔离的参议员合作感觉很“伤人”,因为“加州有个小女孩,她是种族融合公立学校的第二批学生,每天都要坐校车上学,那个小女孩就是我”。报道说,哈里斯在辩论阶段的攻击令拜登的一些顾问产生“挥之不去的”怨恨,直到几周前还是如此。

  或许是为了淡化相关怀疑,拜登的竞选团队在11日发布了一份关于哈里斯的文件,其中有内容涉及两人的“伙伴关系”,强调哈里斯担任加州总检察长期间,拜登已经过世的儿子博·拜登是特拉华州的总检察长,两人在金融危机后与银行的谈判过程中“亲近起来”。

  未来几个月对中美关系很关键

  在今年大选中,特朗普和拜登都在频繁用“中国牌”来攻击对方,哈里斯有关中国的表述因此受到关注。“美国之音”12日概述道,2018年8月,她致信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对特朗普政府认定中国采取不公平产业政策等调查结论表示认同,但批评对中国消费电子产品加征关税将对美国造成伤害;去年10月,她宣布支持“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初选阶段,哈里斯曾表示,要在气候等全球问题上与中国合作,但也会就人权议题施压。

  11日,特朗普仍在与拜登较量谁对中国的立场更强硬。“如果我没有赢下选举,中国将会占有美国,你们都得去学汉语了。”特朗普接受采访时的这番说辞,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不少美国网民的反感。有人认为,他的话带有明显的种族主义色彩,还有网民特意翻出前年特朗普外孙女和外孙都在学中文的新闻报道。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拜登竞选团队主管安德鲁·贝茨11日抨击特朗普为自己在百年来最严重公共危机中的不作为找借口,并在世界上制造了一个权力真空,让中国填补了它。

  《华尔街日报》12日说,处理迅速恶化的中美关系是未来几年内美国乃至全球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但截至目前,拜登对此只是泛泛而谈。作为总统参选人,拜登需要就对华关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香港、新疆等问题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日称,特朗普本人有关中国的阐述依然集中在指责北京未能遏制疫情扩散上,因为这影响了他的连任前景。他在当天的采访中提到,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以来,他同中方领导人很久没有通话了。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2日表示,不应将病毒标签化、政治化,“向中国‘甩锅’、推责赶不走病毒,救不了病人”。

  “美国一些政客的行为方式有两大特点,一是说谎张口就来,二是违法家常便饭。”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1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批评美方诋毁抹黑中国信口开河,形象地表示“如果将他们的政治谎言汇编成册,会是一个对全世界很好的反面教材”。对于中美关系,他强调:“未来几个月十分关键,我们要保持定力,不被各种极端势力所左右,牢牢把握两国关系的正确方向,确保其不失控、不脱轨。”

【编辑:孟湘君】

文章标题: 拜登宣布哈里斯为竞选搭档,特朗普:哈里斯令人厌恶